在期末的最後一天
接到了家裡的電話
告知
爺爺已經往生了

爺爺生病臥床已有四年多了
尤其是最近
每次打電話回家的時候
媽媽都說爺爺的狀況愈來愈差
雖然如此
乍然聽到這樣的消息
還是很難過

爺爺在身體健康的時候
常常出國旅遊
媽媽說再出國旅遊風氣還不普遍的三十年前
爺爺和奶奶就已經遊遍了歐洲
記得他們老是告訴我
歐洲的cheese有多麼的難吃
家裡還有爺爺抱著無尾熊的合照
於是我知道爺爺也曾經去過澳洲
呵呵
也許體內的流浪基因
就是爺爺傳下來的呢!

爺爺是生長在日據時代的台灣
就是像是每一個那一輩的人
他們都會說一口流利的日語
對日本一向都是敬愛有加
所以
爺爺與他的日本友人
每年總是頻繁的互相來訪
從小
Sushi, Sasimi, 和 Misosiru (壽司生魚片和味増湯)
是家裡的"日常飲食"
也許是因為吃的太多了
養成了我"挑魚"的習慣
不是新鮮的魚 不吃
不是海魚 不吃
不是爺爺挑的魚切的生魚片
絕對不吃

爺爺是這個家族的大家長
威嚴不可一世
媽媽說
他嫁進來的時候
經常挨爺爺的罵
原來在我心理最意氣風發的爺爺
臥病在床的時間裡
一天一天的
折磨爺爺的皮囊
日益消瘦的雙腿
那兒都不能去了
四年的時間
對於一個曾經倔強的老人
這樣的折磨真是夠長的了

四年間
我來來去去台灣
爺爺狀況每每起起浮浮
進出急診室不知已有多少回
醫生宣告病危也有多次
最後一次看爺爺
是在去年來美國之前
那是在一天只能有三次探病時間
一次只有半小時的台大 加護病房裡

我知道他想要說話
我知道他想要為我加油
我知道他想要告訴我要努力
我知道他在想這也許是最後一面
可是
帶著氧氣罩
嘴裡插著管的爺爺
什麼也說不了
只能緊緊抓著我的手
眼淚一滴一滴的留下

很是不捨
但是
離開
無疑對爺爺來說是一種解脫


什麼都不能為爺爺做的異鄉遊子
只盼
老天能再給爺爺一雙嶄新的翅膀
可以重敖世界
可以重遊天際

我能做的
只有
在這一方天地
為爺爺
默默祝福


travelba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